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湖州 > 企业单位 > 正文

危险互保链:浙江民企染上金融瘟疫

金亚洲开户 www.yeniucuz.com 发布日期:2017/4/1 22:25:25 浏览:881

邹晓东的S公司是这张巨大的互保信贷关系图中的一员,处于天煜建设担保圈的第四圈。这是浙江省一家农业龙头企业,业绩良好,它其实与天煜建设没有任何交集,但曲折辗转,遥远的担保关系也使其卷入了天煜建设的担保圈?;?。

S公司的5个亿银行贷款,99采用了互保形式,它因此与5个企业建立了互保关系。其中,S公司为R公司担保了1.5个亿,为T公司担保了2000多万。今年5月,R公司和T公司受担保?;跋?,倒闭停产。

9月的一天,邹晓东刚从银行处理完担保债务匆忙赶过来,满脸疲惫。在过去的5个月时间里,他四处忙着筹款,分别偿还1.5个亿和2000多万的担保债务,“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弊尴浴吨泄弥芸匪呖嗨?。

真的顶不住了

今年3月,R公司的老板对邹晓东说,“我顶住了,你放心?!敝?,5月的一天,这个老板告诉邹晓东说,撑得很辛苦,真的顶不住了。说完,他哭了。

在与R公司建立担保关系的时候,邹晓东与R公司的老板熟稔,他确定R公司经营良好。但他对R公司的“其他担保公司”,以及“其他担保公司的担保公司”一无所知。

R公司是杭州家具行业的一家企业,处于天煜建设担保圈的第三圈。杭州家具行业深陷天煜建设担保圈?;?。引爆杭州家具行业?;氖谴τ诘1HΦ谝蝗?、该行业的龙头企业嘉逸集团,它与天煜建设存在直接担保关系,而天煜建设于2011年12月20日即被法院查封。

根据杭州家具行业商会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家具行业担保圈所涉企业逾100家,债务金额超100亿元。R公司上游的那两家担保企业同属家具行业。

与R公司存在担保关系的企业年初的时候已经倒下了,其中一个老板还跑路到了国外。跑路老板的电话是通的,他隔洋对银行说:“只要你不收我贷,你把钱放给我,我照样回来,你们不放给我,我不回来?!?/p>

火烧连营,银行很快找上了R公司,要它承担连带责任还钱??嗫喑帕税肽?,R公司最终还是趴下了。银行起诉,法院封账,企业倒闭。

S公司的另一家互保企业T公司,则受一家与其互保的房地产公司所累,该公司去年年底资金链断裂倒闭,债务?;詈蟠贾罶公司。

不幸中的万幸是,邹晓东最终凑足了这1.5个亿和2000多万,截断了S公司所在的担保分支链条?;拇?,挽救了自己,也挽救了处于其下游的其余3个互保企业。

成也互保,败也互保

凑不齐钱的那些企业,大多死掉?!叭绻蛭陨砭簧贫赖?,只能愿赌服输,但如果是死于互保,我死不瞑目?!弊尴?。

“但除了互保,我还有别的办法吗?没有?!弊尴г顾?,作为一家农业企业,土地是租来的,无法抵押,投入最大的农业基础设施、水利设施以及温室大棚也无法抵押,作为库存的苗木同样无法抵押,企业的所有资产都无法盘活。

互保,即企业之间对等为对方保证贷款,当对方企业还不上钱的时候,则需要互保方承?;箍盍鹑?。

联保,即三家或三家以上的企业组成担保联合体,联合体中的成员为其中任何一家的贷款承担连带责任。

事实上,互保、联保制度正是始于中国支持农村经济发展,针对农户缺少抵押物推出的一种贷款方式。其后,这种模式被商业银行广泛普及于中小企业的担保,其中,又以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地区为甚。根据浙江省的官方数据,在浙江省内,这种企业互保、联保模式约占企业总融资比例的40。而在民间的估算中,这个比例高达60~70。

在过去的10多年中,这种中小企业间“互哺”的融资担保模式,在浙江省内表现出了极强的创造力和财富效应。

然而,其弊端亦十分显著,“火烧连营”式的株连所带来的危害,在经济陷入低迷的时候,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2008年的金融?;?,邹晓东们曾见识了它的厉害。绍兴当时最大的企业浙江华联三鑫石化有限公司深陷互保案漩涡。这家企业融资80多亿元,与数量庞大的企业存在盘根错节的互保关系,绍兴当地知名的展望集团、浙江玻璃、加佰利集团皆牵涉入内,数十家银行牵涉其中。若非绍兴市政府出手挽救,整个绍兴地区企业界岌岌可危。

如今,遭遇经济下行,互保的危害及弊端再次显露无遗。

截至2012年6月末,浙江省不良贷款率为1.34,比年初上升0.42个百分点。同期,广东省的不良贷款呈下降趋势。监管机构将此不良贷款的突升,归结为“受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和破产倒闭的影响,局部信用环境仍未恢复”。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的数据显示,浙江省内5月份以来发生风险的企业中,60缘于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代偿后出现资金困难。

银行:不负责还是不得已

不良率来了,银行风声鹤唳。企业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银行的普遍做法是催贷、抽贷、压贷。

企业、银行各执一词

以天煜建设互保?;肝禾祆辖ㄉ杞衲?月初资金链开始出问题,第一层担保圈被收贷发生在3月初,第二层担保圈被收贷发生在3月中旬,第三层担保圈被收贷则是4月初。

“现在的银行已成惊弓之鸟,听风就是雨,我们明明在正常经营,银行却传出来消息,说我们宣布破产了,赶紧追过来?!弊尴衔?,若不是银行谨慎过度,本就经营良好的R公司再撑个半年就能缓过来了。

在企业看来,他们的难关主要来自银行的抽、压贷。这种压力沿着庞大的互保、联保网络蔓延,引发了大面积的企业资金链?;?。

为了收回贷款,银行无所不用其极。

“有的银行骗企业说,你把钱还了,我一定会贷给你,甚至有的把借款协议书都写好放在桌上了,企业哪能不相信?结果千凑万凑,把高利贷借来还了,钱不贷给他了。企业心都寒了,所有企业都不敢还钱,傻瓜才去还钱?!蔽轮葜行∑笠捣⒄勾俳峄岢ぶ艿挛亩浴吨泄弥芸匪?,事情因此变得越来越糟。

银行与企业之间形成恶性循环:不良率上升,银行不愿贷,企业不愿还,不良率继续上升。

银行的明哲保身引来诸多非议。周德文甚至认为,正是银行毫无预警的抽、压贷,加速了企业的死亡和担保?;穆?。

浙江省高院的数据显示,因为企业担保链?;某鱿?,金融纠纷案件明显激增,仅以温州为例,金融纠纷案同比增加了209。在诸多案例中,银行均以原告出现。

但某商业银行浙江地方支行行长陈磊站在银行的角度认为,银行也是企业,有自己的考核制度,也有自己的不良资产率控制?!坝行┢笠档沟羧肥岛芸上?,但银行也爱莫能助?!?/p>

“我们知道一些老板欠银行一屁股债,但他个人或家庭有几十套房产,还有好多台名车,别墅照住、宝马照开,甚至把财产转移到国外,银行一点办法也没有?!?/p>

公开报道显示,大多数跑路的老板在跑路之前不同程度地进行了财产转移。

前述那位隔洋向银行喊话的跑路企业主转移财产后在国外与家人团聚,静观事态发展。全部烂摊子留给国内的银行、政府以及互保链上的企业。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良率出现,陈磊他们的贷款条件中开始增加了一条,法人的个人资产也必须与企业一起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这一规定出来,老板们跑得更快?!耙杏肫笠?、企业与企业生出不同程度的信任?;??!敝艿挛娜衔?,这是更大的?;?。

立足全局考虑,政府努力制止这场?;穆?。

浙江省政府召开会议,建议“尽快建立专案小组受理?;笠档谋ǜ?,帮组企业渡过难关”。浙江省人大及多个政府部门先后发出预警,建议对企业资金链断裂的潜在风险给予高度关注,并加强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资金链、担保链进行风险监测与排查。

各地方政府也纷纷成立应急专项资金,用于缓解企业转贷时的资金周转困难。问题企业先用政府的钱给银行还贷以后,银行兑现放贷承诺。

地方政府试图努力协调银行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但银行未必听政府的。

“如果区域内的政府本身对我们银行有支持,同时我们肯定,这个企业能救活,也会尊重政府的要求,不抽贷不压贷,但很多时候,这个企业不仅仅是区域内的贷款,其他地方也有贷款,政府就很难做工作?!背吕谒?,这种情况下,银行说一套做一套的现象就难以避免了?!袄缤ǔ;崴?,我批了,但总行不批啊?!?/p>

?;矗汗刃糯堑幕?/p>

追根溯源,造成如今这种局面,周德文认为,银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8年金融?;?,国家为了刺激经济,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银行放出海量的贷款。彼时,银行考虑的是市场占有的份额,于是鼓励企业借贷。但大多数的中小企业缺乏抵押物,为了能增加贷款规模,银行积极主动促成企业之间的互保和联保,造成企业互保联保贷出的资金占比激增。而且,审核相当宽松。

温州一家鞋业企业老板王胜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家年销售收入不足2000万的企业,银行却跟他说销售额超过1亿,让他们建立互保关系,结果,现在对方资金链断裂跑路了,银行逼着他还款。

他自身的企业原本是经营良好的,但如果要还掉这将近3000万的互保债务,很可能要陷入困境。

王胜建认为,互保、联保等担保制度本身并不是主要问题,真正的危险是超过自身能力的过度借贷,造成了虚假繁荣。

温州的问题尤其严重,一些企业,资产不过四五千万,却因为参与了多家银行的互保贷款项目,最后却拿到了数亿贷款?!捌笠档母赫侍吡?,利润根本不够付利息,倒掉是必然的?!?/p>

还有一些企业通过设立关联公司互保、联保套取贷款。例如,去年负债20多亿倒下的宁波高新区七鑫旗公司及其关联企业有21家,在保证担保的5.28亿债权中,关联企业的互保联保占到了4.49亿元。

受天煜建设担保?;鄣幕⑴萍耪泼湃擞莩苫罄捶此妓担骸笆率瞪?,我们只知道与荣事集团有互保关系,但荣事集团与嘉逸集团、嘉逸集团与天煜建设的互保关系,我们根本不知道,更无从知道这些企业的经营状况?!?/p>

海量的贷款从银行出来,并不全部流向企业的扩大再生产或转型升级,而是大部分流向了地产、矿产、期货以及高利贷市场等获利更高的投机领域。来自中国人民银行温州支行撰写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调查报告》显示,温州1100亿民间借贷的总盘子中,仅有35用于实业经营,其他都用于投机。而根据民间的估算,投机的比例或许还要更高。

当经济形势发生逆转,国家政策突然转向,银行银根紧缩,企业几乎一夜之间陷入困境。事实上,最先倒闭的那些企业往往因为高利贷或房地产所累。

所有这些因素的叠加为互保?;谋⒙裣铝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王胜建的孩子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他决定让孩子去考公务员,不再做企业了。他说,“老板的信心都没了?!?/p>应采访对象要求,陈磊、邹晓东、王胜建系化名)

温州今年年底形势更严峻

互保引发的?;?,在草根经济最发达的温州表现得最为典型。

今年10月,温州滨江大道上的高端消费场所惨淡经营。自去年下半年始,温州的高端娱乐场所已经少有人问津。与此同时,温州新建的商品房比最高价时下跌近了40。

这个曾经创造了经济领域诸多传奇的明星城市,如今陷入了罕见的困境:上半年,温州的GDP总量跌出浙江前三,增速位列全省11市之末。8月末,温州市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已上升至3,连续12个月上升,创下10年来的新高,亦为浙江省最高。

去年末,这个城市刚刚经历了疯狂的高利贷?;?,但如今这场正在蔓延的企业互保、联保?;?,对温州经济的打击或将比去年末的高利贷?;林?。它的致命之处在于,一些原本经营良好的优质企业也被拖垮。

浙江省人大财经委6月的调研发现,作为浙江省三大中心城市之一,温州3998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今年已经停产140家,产值同比下降的有2276家,占比近57。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预料到的最坏结果是,互保?;绦蚋嗟钠笠德?,进一步影响温州经济的基本面

[1] [2] [3]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本周热点
  • 没有企业

  • 金亚洲开户
    返回顶部